CQ Venus

不善言辞

相恋十年30题 习惯性吻别

习惯性吻别

早餐是贺天和红毛轮流做的,一三五是贺天负责的西式早餐,烤面包、煎鸡蛋、煮牛奶,简单又健康;二四六是红毛负责的中式早餐,有各种样式的粥、包子、油条、面条、饺子……总之丰富多彩,三个月不带重的。周日两人不吃早餐,因为一般周六的夜晚会过得比较放荡,基本凌晨三四点才躺下休息,两个人都累得不行,只等着中午起床吃一顿丰盛的brunch。这些规则基本没有经过什么协议,就是漫长的相处时光里逐渐形成的一种默契和共识。

今天是周三,红毛迷蒙着双眼摸索着床头柜上响个不停的闹钟。然后拨开贺天环在他腰间的左臂,趿拉着拖鞋去刷牙,洗脸,一切准备就绪,人就已经完全清醒。

红毛又踱回床边,看着贺天抱着他的枕头依旧睡得很沉,紧闭的双眼下是一片青黑。最近贺天的工作项目挺棘手,经常熬夜处理文件,戒了几年的烟也忍不住抽了几根。红毛便不舍得叫醒他,想让他再睡个七八分钟。红毛将买好的包子放入锅里蒸,将丝瓜洗净切块,和瘦肉一起放入开水里滚汤,可以给贺天解暑除烦。

红毛洗净手,就感到肩上一重,贺天从背后环着他的腰,脑袋搁红毛肩上,眼睛半张着胡乱亲了一口红毛,声音模糊不清,带点撒娇的意味,“今天吃什么?”

“刷完牙过来吃了就知道了。”红毛毫不留情地推开贺天,将他往浴室赶,他到现在还是有点难以习惯贺天半梦半醒时爱撒娇的毛病。

等贺天洗漱完毕,套上正装打上领带,人模狗眼地坐在餐桌上时,整个人都焕然一新,仿佛刚刚那个爱撒娇的大型犬只是红毛的一个幻觉。

贺天喝了一口丝瓜汤,丝瓜的鲜甜味勾逗着味蕾,整个胃都被暖呼呼的汤熨帖得妥当。红毛总是用他自己的方式默默地关怀他,不啰嗦,不邀功,所以不细心体会就容易忽略。每当这种情况,贺天都会在内心感叹,得此贤妻,夫复何求。他抬头看了看红毛,红毛正低头喝汤,眼梢却微微向上偷偷望向贺天,像是要揣摩他的反应。

“媳妇儿,看自家老公不用偷偷摸摸的,正大光明地随便你看。”贺天笑着故意歪曲他的意图,拉过红毛的手贴在自己脸上摩挲了几把,“不仅给看,还给摸。”

红毛的脸瞬间就红得跟头发有得一比,挣开贺天的手,拿起包子就啃,以此掩饰自己的心虚,“谁看你了,你赶紧吃吧,待会得迟到了。”

贺天也确实赶时间,便不再逗他,专心吃完早餐,然后静静地看着红毛。红毛感受到他的目光,抬起头和他对视,两个人都不说话。最后还是红毛败下阵来,他站起来,弯腰在贺天的嘴上地又轻又快地啄了一下,“去吧,皮卡天。”

贺天拉住红毛的手,一把扯到自己腿上,嘴巴贴近红毛的,加深了刚刚那个让人意犹未尽的吻。

今天的吻依然是甜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为什么我写个三十题也能爆到一千字以上,好累。

评论(37)

热度(1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