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i

不善言辞

贺红小甜车 孩子

30岁了,贺天和红毛在一起已经14个年头,度过了两个七年之痒,乍一听起,好像是十分漫长的年月,实际上他们两个闭上眼总觉得自己昨日仍是个高中生。成熟对于他们似乎还是有点近在眼前却又远在天边的概念,一切都定格在俩人在一起的当年,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。

但他们已经30岁了,最近贺天经常被人问是否考虑要个孩子。当然,大家都知道他有个业已在美国注册结婚的男性合法伴侣,但领养或者代孕对于贺天而言也并非难办的事,因此这些热心的同事、好友都前仆后继,孜孜不倦询问这个他们认为属于30岁人士该考虑的问题。

贺天第一次被问及这个问题时,有点惊讶,然后眉间微微皱起,他从未考虑过,不,应该说从未有过这样的念头。他和红毛从小就缺乏来自双亲的爱,这导致他们根本不懂得爱的含义以及正确表达方式,因此在那段诡异的青春期里,他们虽然感受到对对方的莫名情感,却因为对爱的无知,而以彼此伤害的方式极其困难地摸索出“爱”——在他们之前的十六年都十分匮乏而陌生的事,然后用这份来之不易的爱互相陪伴对方,打磨掉过于锋利的棱角,安稳地生活。他们都很满意,觉得生活已经完美,似乎没有什么需要、也没有什么空间接纳额外的人事。

但是贺天觉得还得问问红毛的想法。周末下午,贺天坐在沙发上看书,有一搭没一搭地揉揉红毛的头发,捏捏他的耳朵,而红毛则把头枕在贺天的大腿上玩游戏,对贺天亲昵的骚扰习以为常。

“你想要个孩子吗?”贺天垂下眼睑想要看看红毛的表情。

红毛似乎还沉浸在游戏里,没当回事,“我不是已经有一个了吗?好儿砸,叫爸爸。”

吃肉←点我

评论(35)

热度(128)

  1. 577ri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