利利利利利

不善言辞

【七九】放学后

520的一颗糖。现代学生PARO。两个人已交往状态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沈九抬头看了下钟,六点了。

他合上书,收拾好书包离开教室,去服务部买了瓶宝矿力和一支菠萝味的冰工厂。他捏着包装袋的两边,大力一扯,再将包装袋往下拉,露出一个菠萝形状的冰棍。

沈九啧了一声,对这个莫名其妙的造型有些不满,但还是舔了舔菠萝的叶子。一瞬间,他满足地眯了眯眼睛,在炎热的夏天里,一根冰棍给口舌带来的冰凉能消散所有的燥热和苦闷。他一边慢吞吞地吃着,一边挺直腰背往前走。即便是吃冰棍,他也能吃出一副翩翩浊世佳公子的姿态。

到了球场,球赛已经差不多结束了。他在阶梯上挑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,微眯眼看着球场上的岳清源。他有些近视,上课的时候戴一副无框眼镜,给他柔和的轮廓罩了些书卷气,他平日里是不爱戴眼镜的,一来岳清源会替他打点好一切,二来他不愿和其他同学有过多接触,有了这个借口他在路上碰见有人和他打招呼,都能装作毫无察觉目不斜视地往前走。

然而这时他眯了眯眼,只能勉强看到岳清源在运球时扬起的头发,和嘴角扬得十分浮夸的弧度,看不清他的眼神。他打量了四周,大家都在认真观看球赛。他便放心地伸手从书包里摸索出眼镜盒。

滴答,冰棍上的水掉落在手背上。沈九低头,心里有些恼怒岳清源,又唾弃自己,亡羊补牢地微微伸出舌头,将被冷落许久的冰棍上渗出的水珠细细地舔干净。

球赛的比分咬得十分紧,岳清源在最后一秒投入了三分球,险胜了这场比赛。周围响起了女生的尖叫声,将岳清源的名字喊出一派春心萌动。

沈九狠狠地咬了一口冰棍。

“不好意思。你等很久了吗?”岳清源往沈九的方向小跑过来,站定,脸上仍挂着笑容,额发湿漉漉的,他随手将头发往后拨了拨。

“唔有。”沈九侧着冰棍咬下最后一口,被冷得有点口齿不清,拎起那只冷意跑走不少的宝矿力往岳清源的脸上戳。

岳清源接过水,看着瓶身淌着的水珠,眼中的笑意更甚,扭开瓶盖仰头便喝了几口,嗯,已经不怎么冷了,但却特别的舒心。

沈九被他的眼神看得莫名不爽,“傻笑什么。”他将眼镜盒往书包里推了推,拉上拉链,若无其事地背上。

岳清源装作毫不知情,但却压不住自己上扬的嘴角,抬手呼噜了一把沈九的头发,“没什么。我们回家吧。”说着,揽住沈九的肩膀,一副哥俩好的模样。

“你好臭。”沈九皱了皱眉,却没有推开他。

沈九刚吃完冰棍的嘴唇被冻得通红,还有些许肿,使得他的皱眉非但没有威慑力,反而显得有些诱人。岳清源低头在他的唇上迅速地啄了一下,而后抬起头舔了舔自己的唇,“嗯,你的香,是菠萝味的。”

沈九有些紧张地看了看周围,幸好没人看见。他目带责备地看岳清源,在确认关系之前,他还不知道他是这样的岳清源。

“别怕。”岳清源捏了捏他的肩膀。无论是什么时候,他做的任何动作都会仔细考虑过沈九。所以,别怕。都交给我吧。他在心里默默地许诺了一句。

夕阳将两个少年的影子拉得极长。


评论(4)

热度(65)